赣游网,专注江西周边游!​

旅游导航
行走在段莘,漂在五龙源
执剑走天涯 执剑走天涯 2019-04-29 15:33 301人已阅 江西 上饶 婺源县 0人赞过

行走在段莘,漂在五龙源

一直以为,油菜花开时才值得去婺源。6月下旬我们到婺源县段莘乡采风,主要冲五龙源漂流而去,顺便到周边的庆源古村走了走。

这一走,彻底颠覆了我的观念。

庆源,段莘乡一个自然村,与安徽休宁隔座五龙山,与浙江开化隔条马金岭,是三省交界地,四面峰峦耸翠。高山怀抱中竟有如此开阔地,可谓奇特。


几十个撑着油纸伞的女人,缓慢行走在蜿蜒的田埂上。粉红、鹅黄的伞,田里绿油油的禾苗,不远处白墙青瓦的徽式民居,分明就是一幅层次分明色彩鲜艳的油画。田埂上青石与野草相间,于我而言,这样的路更适合赤脚行走,便脱了鞋子提在手上。走过古亭,几个村妇在此闲聊,一人惊问我鞋子走坏了,给双拖鞋你穿要吗?我领略了庆源人的纯朴与善意,赶紧穿起鞋子,以免再有误会。


一条十米来宽的小溪把庆源村分为东西两岸。詹导游在东岸桥头迎接我们,他给我们讲述庆源村1300多年的历史,他带我们参观明清古宅。那些鸿儒名流、巨商富贾的旧居,虽人去楼空,却气韵犹存。庆源村在大山深处,距县城70多公里,古时交通极不便利,却走出了高至翰林大学士的文官武将数十人,可见当地对文化教育的重视。难怪有“段莘茅屋书声响,放下扁担考一场”的民谣。

詹导游是本地人,60多岁,精瘦硬朗,嗓音洪亮,语气中充满自豪和对家乡的挚爱。他一边如数家珍解说,一边指点大家取景拍照。他对村庄的一草一木角角落落都了然于心,打开了我们多元审美空间。小桥古树,弄巷屋檐,鹅鸭在溪流中嬉水,云雾在山腰间起舞。行走在如诗如画的风景中,很容易让人忘却凡尘俗事,不知今夕何夕。我在人群后面走着走着就灵魂出窍了,直到东西两岸转了一圈,去村民家里吃饭,才回过神来。


一盘盘新鲜出炉的庆源传统美食糯米子糕,被我们抢食精光。有两个孩子靠着墙翻看一本厚厚的书,他们掩嘴窃笑,不知是书中的内容好笑,还是笑我们不雅的馋相。狼吞虎咽的女人,捧书阅览的孩子,在物质丰富信息发达的今天,这样的场景实在难得一见。


在庆源,随时都会有即兴的风景,让你感慨,让你怀念。可以赤脚漫步,可以灵魂出窍,我不知道除了庆源,还有哪个地方能让我如此自由安逸。

阆 山

如今去阆山已有一条硬化水泥路,可以通车。但段莘乡人大方主席要让我们一路感受母系氏族遗风,走的是石阶古道。约8000个石阶,需3个小时攀登。

我们踟躇而上,且行且休息。山涧清泉叮咚,林中蝉鸟鸣叫,在山腰间眺望远处群山绵延,俯视脚下石壁悬崖。一边赏风景,一边听方主席讲阆山女人的故事。


方主席说,每个阆山女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。家里要盖房子,每一块砖,每一片瓦,每一包水泥,每一粒砂石,都是女人用竹筐或背篓从山下经这条路背上去的。至少背一年时间,才能备足盖房子的材料。阆山女人力大是名不虚传的,家里男人在山下喝酒醉了,女人便背他回山上。有一次乡里组织文化下基层到阆山演出,有件道具近200斤,村长先叫两个男人抬上山,他们半途而废,实在抬不动了,只好又叫个女人把它背上山。我们中有从事医疗的人,马上诘问那不会把女人压得子宫下垂吗?她们天天背东西,不但没压出什么病,还长寿呢。我们直听得汗颜,空手爬几个石阶,就要气喘嘘嘘歇息一阵。不知道阆山女人历经怎样的磨练,才造就了这般本领。


终于登上阆山,白云之巅,天空辽阔,顿感飘然与喜悦。同行中一位50多岁的老师,在石块上躺下,双脚一踢,鞋子飞出老远,像小姑娘般俏皮与可爱。不知道阆山女人每次在这里放下沉重的背包,有什么感受?估计她们会有一种征服感和成就感吧。方主席说,在阆山,家里的事是女人作主。她们用艰辛的付出,赢得权威和地位。

山上的季候大概比山下晚一个月,山下的辣椒早已成熟食用了,这里的辣椒还是小小株开着花零星挂着果。方主席告诉我们这是非常有名的“阆山朝天椒”,个小色红,奇辣无比,吃上三口热翻肠。阆山女人跟阆山朝天椒一般,貌不惊人,却劲头足个性刚烈,若发现男人在山下有相好,那是要拚得你死我活的。


听方主席说以前这里的女孩子从小就干活,没机会读书。我特意去阆山小学看了看,三个教室,每间都有男孩女孩,便安心了。我在学校里找厕所,未见,便询问一女孩,她在前面带路,我问她中午怎不回家,她说家离学校七八里路,自己早上带了饭菜到学校中午吃,下午放学才回家,班上好多同学都是这样的。女孩领我到校舍外面一间简易的木屋,我推开门,只见大大小小十来只马桶排在那,还有几个垃圾纸篓,没有蹲坑。这样绿色环保的公共厕所,恐怕走遍天下也难找了。


方主席希望我们秋天的时候再来阆山,那时阆山最美了,成片成片的枫树林,火红地燃烧着,热烈地绽放着。每年这个时节,都有很多摄影家慕名来拍枫叶。我想象着夕阳西下时,红透了的枫叶随风旋舞飘逝,将生命回归的苍凉演绎成极致的浪漫,多美呀!


五龙源漂流

我约了江苏的曹萍来五龙源体验极限漂流。她是我年轻时结识的文友,我们是那种可以相隔好几年不联系不见面,一旦见了面仍有许多话题的朋友。

6月下旬,段莘多雨。其他文友见天公不美,便在五龙源景区​山庄室内朗诵娱乐。我和曹萍多年未见,心有灵犀,撑起伞逃进雨中,沿着漂流峡谷旁边的马路,往上探寻。除了我们,路上没有其他行人。上游的雨下得更大,马路变成一条浅溪,水满过脚背。我们把鞋子脱了放在一棵树底下,赤脚趟水,一边说着悄悄话,一边享受天然雨水的冲洗涤荡。偶尔心血来潮,脚板用力击地拍出一些水花来,很像两个无忧无虑在玩水的孩子。

曹萍把我们赤脚趟水的照片放在微信上,她的同事以为这里涨水把我们鞋子冲走了。因为她们那里只要下雨,路上就是脏水,不会故意赤脚走在雨水中。她的同事想象不出五龙源的路上雨水这么一尘不染,赤脚行走其乐无穷。


峡谷两岸,悬崖峭壁,林木郁郁葱葱盘根错节,岸上飞泉千姿百态别有风情。谷底水流时急时缓,有急浪险滩,有静水幽潭。即使不下去漂流,沿途观看风景,也赏心悦目。

老天爷为了圆我们的漂流梦,把雨赶走,让太阳隐约露脸。我们回到景区山庄,大家已经更衣换鞋,准备去漂流了。


全长8.6公里,首尾总落差298米,其间最大落差28.8米,多处S型回旋弯道,漂程两个半小时左右。说心里话,我们有点恐惧,但被年轻人澎湃的激情感染,不由自主跟着换了行装,坐车到上游起点,穿上救生衣,戴上安全帽,工作人员把我们的皮划艇推进溪流。


跌宕,起伏,冲浪,回旋。激流里,险滩处,尖叫声此起彼落,原来漂流是如此畅快淋漓又惊心动魄。我们忘掉一切,紧握小艇的两个抓手,与水共舞,尽情释放……


我和曹萍都是第一次体验漂流,以前从未有过这么惊险刺激的经历。上岸后互相打趣,我们老了写回忆录,要隆重记上一笔,你我人生第一次最惊险刺激的体验是一起在五龙源漂流。(章晓红)

END


作者:章晓红 提供:王周祥


相关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 昵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