赣游网,专注江西周边游!​

旅游导航
首页  >  旅游资讯  >  江西旅游资讯  >  九江旅游资讯  >  修水县旅游资讯  >  读修水黄庭坚的《过家》,归来翻作客,顾影良自晒

读修水黄庭坚的《过家》,归来翻作客,顾影良自晒

更新时间:2019-04-12 小编: 0 376
《过家》络纬声转急,田车寒不运。儿时手种柳,上与云雨近。舍旁旧佣保,少换老欲尽。宰木郁苍苍,田园变畦吟。招延屈父党,劳问走婚亲。归来翻作客,顾影良自晒。一生萍托水,万事霜侵鬓。夜阑风陨霜,干叶落成阵。灯花何故喜?大是报书信。亲年当喜惧,儿齿欲毁出。系船三百里,去梦无一寸。元丰六年...

《过家》

络纬声转急,田车寒不运。儿时手种柳,上与云雨近。

舍旁旧佣保,少换老欲尽。宰木郁苍苍,田园变畦吟。

招延屈父党,劳问走婚亲。归来翻作客,顾影良自晒。

一生萍托水,万事霜侵鬓。夜阑风陨霜,干叶落成阵。

灯花何故喜?大是报书信。亲年当喜惧,儿齿欲毁出。

系船三百里,去梦无一寸。

元丰六年(1083)十二月,黄庭坚自江西太和县移监山东德州德平镇(今德平县),中道回分宁(今江西修水县)探家。此诗写于探家期间,主要表现“过家”时的一些感受,感情真挚而有韵味。全诗可分两大段,第一大段为前十六句,是写回家后的种种感触。

第二大段为后六句,是返思归里之前渴望归家之情。这样有意的颠倒和穿插,颇似电影中的某些表现手法,从“今”写起,又闪现往事与今事相关联的片断,读起来颇有嚼味橄榄的佳趣。诗一上来便说,蠕蟀的鸣声急促高转,浇田的水车已经停歇。从这“络纬声转急,田车寒不运”的描写里,不但感到天气已很寒凉,农事早已完毕,而且仿佛听到诗人的心在蹦嘣跳动。

这“转急”与“不运”的矛盾对举,不正是诗人临家时极喜而忧、似优而喜之心情的象征性写照吗?它颇似杜甫《羌村三首》中,“柴门鸟雀噪,归客千里至”的意韵,只不过杜诗写的是时景,黄诗写的是节候,作用却是一样的。《昭味詹言》批评此二句“大(太)无序”,实在是批评错了,他没看清这是“以景托情”的奇奥妙笔,是黄公学杜的成功所在。

接下去六句,是写诗人离家后家乡的巨大变化。他儿童时代亲手种的柳树,已经高接云端;家舍边的那些可信赖的雇工们,老人全都换成了年轻的;坟莹上的那些树木,郁郁苍苍十分茂盛,土地也都变成了可灌的水田。黄庭坚出生于分宁的双井村,村边有修水河经流,并可随处掘井,颇得灌溉之便。

他十五岁时即已随舅父李公择游学淮南,这次回家年已四十,算来已离家二十五年之久,“十年树木”,那儿时所种喜水之柳,怎能不“上与云雨近”呢?儿时的那些“旧佣保(可信任之佣日“保”)”,算来多已花甲之年,又怎能不“少换老欲尽”呢?土肥水足,象他这样的地主官家(尽管官很小)人家的祖坟,又怎能不“宰木郁苍苍,田园变畦畛”呢?

以上八句,是写返里后看到的环境和人事变迁。接下去八句,是写返家后互相探省及心中感慨。先写向乡党亲朋的存问:尽管诗人生活比较坎坷,仕途并不顺利。但毕竟是做着官来探亲的,所以一定要摆上酒席,邀请父老乡亲畅饮几杯,叙一叙久别怀念之情,这便是“招延屈父党”。

“屈”是谦词,表示酒非佳酿,菜非佳肴,委屈了父老乡亲。我们民族的传统,家乡的习惯,久别归来,总是要带上一些礼品;到亲戚家中去探望,去存问,这便是“劳问走婚亲”。但乡党、亲友,也同样热情地回敬了诗人,或邀诗人为席上贵客,或带礼品来家探省,热情地举酒,衷心地祝贺,这便是“归来翻作客,顾影良自晒”了。何以谓“翻作客”呢?

因为在乡党亲朋看来,诗人做官归里,不但不摆官架子,而且礼数周到;而自己都是种田的普通百姓,诗人当然成了最尊贵的客人。而在诗人看来,自己自幼就土生土长在这里,说不定有许多人还是当年一起光着屈股捉迷藏的小朋友,哪算得上什么贵客呢?所以说“翻作客”,感到很不好意思。

在乡党亲朋看来,诗人三甲进士,作大官回来了,不光门相生辉,而且也为乡里争了光,添了采,甚至一提“黄庭坚”三字,整个分宁、双井人都光荣自豪,自然要为诗人好好祝贺,衷心祝福。但在诗人看来,三甲进士不假,但只做了个芝麻大的小官儿,寒碜得很,令人惭愧,哪像乡党亲朋想象的那样呢?因而顾影自怜,感到好笑而又难为情了。

“良自晒”三字,写尽了诗人多少难言的苦衷!所以接下去说,自己这“一生”,就象浮“萍托水”,漂流不得自主,在经历的“万事”忧患之中,已经是“雪侵鬓”而衰老了。“雪”字,借代白发,使人如见双鬓斑白之甚。乡党亲朋的欢宴,是喜事,但也引起诗人“萍托水”、“雪侵鬓”的悲凉之慨,因而夜深难寐,写出如下以景托情的诗句:“夜阑风陨霜,干叶落成阵”。

如果把人生一世,比作草木一春,那景物的描写,不正是诗人桑榆向晚、老而无成、心地凄凉的生动写照吗?从诗的结构看,它又回应了诗开头的“络纬声转急,田车寒不运”的景物描写;从诗的意蕴上看,如果说诗的开头二句是临家前的喜忧交错,那么,这二句则是写一个仕途坎坷者“还家少欢趣”的悲凉之心了。都称得上以景言情之妙写。

诗的最后六句为第二段,是返思归里之前的心境。黄庭坚此次回家,是探望乡党、亲朋,而自己的老母和小孩,都没随同,这就有心牵两地的烦恼。因而也产生了一个很巧妙的过渡:“灯花何故喜,大是报书信。”古人迷信,认为人有喜事,灯蕊就会结出灯花。

这两句说:为什么会有灯花报喜?大概是有书信到来了吧?古代交通不便,通信也很困难,因此,一般书信,虽不象杜甫在离乱中说的“家书抵万金”,但“报书信”也总算作一喜。由盼书信而想到返乡之前及离家之前的思想活动:“亲年当喜惧,儿齿欲毁龀(chen衬)。”“喜惧”年,即老年。《论语·里仁》说: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,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。”意思是做儿女的,一则因父母的高寿而欣喜,一则为父母的年事之高而恐惧,深以不测为忧。

现在,诗人是在故乡,因而“喜惧”的主要是尚在任所的老母;而诗人回故里之前,“喜惧”的又是在家的老一辈的亲朋、乡党。而儿童的“毁齿”换牙,也都是返里和赴任的两重理由:在外时,可以说孩子已经七八岁了,趁着能脱手,应该回故乡探望老乡亲了。

而赴任之又可以说孩子正是顽皮淘气的年岁,老奶奶弄着他们太费劲,我应该赶快赴任,以解老母之劳。正由于义可两解,所以诸家注本解释分歧。但从诗末二句看,应主要是写返乡之前的心理活动:“船系三百里,去梦无一寸”,意思是说:由于从太和回分宁的心情十分迫切,船虽然还系在三百里之外,可是梦中连距家一寸远也没有,心早就飞到故乡去了。

在艺术上,这首诗有两点值得注意。第一,结构新奇而又合于情理。这是一首描叙宦逆归里之诗,但诗人没有按照思乡、归里、离家的顺序来写,而是后事先提,先事补叙。而在叙述描写中,场面的跨度很大而又合于逻辑。如首二句写回家节候,次二句一下跨入童年,但仔细嚼味,这又是思想意念的自然衔接。

从“延乡党”、“走婚亲”,一下又跳跃到对“万事”的感慨,但细想,这又是看到乡友亲朋的诚朴而必然引起的对官场勾心斗角的返思。从写在家乡的情景,一下又跳跃到归里之前的思归,但细细寻绎诗味,这又是人皆有之的思绪。凡此种种,都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。

第二,语言矜炼面有活泛之美。所谓“矜炼”,就是指用字审慎而又精美,这是勿用赘述的。值得注意的是诗人有意运用了一些“模糊修辞”的手段。特别是最后六句中的前四句,因语言和思路的跨度很大,作者有意将衔接处写得模糊,这样就容易引起读者的反复咀嚼,的浓重橄榄气味也由此而产生。

修水双井黄庭坚故里门票预订:http://www.ganyouwang.cn/spots/show_288.html


上一篇:黄庭坚家世:他所属的黄氏支系历史渊源流长 是江夏黄氏的分流 下一篇: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